首頁 >>

應對“錄而不讀”,還應保持一貫的包容克制

據法制日報報道,近日,湖南大學研究生院的一則公示引起社會各界關注。這則公示稱,有部分研究生新生因個人原因申請放棄入學資格,另有少數新生逾期未報到,共計69人,湖南大學研究生院擬將取消這69名2019級研究生入學資格。據記者了解,這種“錄而不讀”現象不僅出現在湖南大學,在我國其他一些高校也屢見不鮮。據悉,我國的法律法規目前對高校新生這種“錄而不讀”行為還沒有相關制約條款.

“錄而不讀”現象早已有之,盡管也曾引發爭議,但大體而言主管部門還是保持了極大的寬容和克制。當然這次“湖南大學69名研究生新生放棄入學資格”事件,與過往案例還是存在著明顯不同,主要是“棄讀”學生人數實在太多,幾乎到了反常的地步。受此事觸動,將“錄而不讀”學生列入“失信名單”的呼聲再次出現,甚至明顯比過去要高出不少。

的確,研究生新生“錄而不讀”會給相關高校和導師造成極大困擾,最極端的后果就是“名額招不滿”。說“錄而不讀”干擾招生秩序、浪費教育資源,基本也是成立的。可即便如此,我們是否真的沒有其他辦法,來最大程度降低這一現象的負面影響了嗎?要知道,動輒為此“拉黑”“開罰”,勢必會過于加重學生們的義務,限制其多元選擇和實現利益最大化的權利。

需要厘清的是,所謂“研究生錄取通知”,從本質上看更像是一種“邀約”而非“契約”,學生決定“放棄就讀”并不構成直接的失信、違約。研究生招錄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,高校可以選學生,學生當然也可以選學校。事實上只要適當調整招生流程,“錄而不讀”的負面效應完全可以降到最低。比如可以強化“新生報到”環節之前的意愿確認溝通,對空出來的“名額”及時調劑、補錄;此外,也可以探索建立更靈活的候補、備選錄取制度,充分做好事前準備。

對于很多學生來說,報考某校研究生,只是一個保底的方案。他們合理利用規則、追求最大利益的做法,無可厚非。應對“錄而不讀”,更多還是要從高校一方去想辦法,而非簡單擴大學生們的爽約責任。實際上,在多數時候,大學自身都能平穩消化“錄而不讀”的結果,這從不是什么大問題。

盡管“湖南大學69名研究生新生放棄入學資格”的確令人吃驚,可是這終究只是個例并且做到了后果可控。既然如此,完全不必太過敏感。(然玉)

文章來源:開國大典修復版將映

標簽:李小璐小號疑曝光,葉一茜森碟亮相廣州,日本天空宛如魔界,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,無錫鋼材運費暴漲

四圣兽投注 平安医生走步赚钱 股票融资方法有哪些 棋牌手游辅助制作教程 叩富网怎么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微信群 11选5杀号公式 赚钱工具影 17158期竞彩奖金 网页炸金花棋牌游戏 下载赚钱的小视频教程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规律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查询 网上现金棋牌网站 在非洲挖金矿赚钱 浙江飞鱼实业 永利棋牌最新官方app下载